上海和南京

shajw_home01

蛇年的开端,我和媳妇去了趟上海。

南京和上海相隔不远,高铁2个小时来回。我们原定一早9点的班,后来没赶上只好迁到下一个班次。为此我生了四十分钟的闷气–本来可以赶上!

媳妇在上海读书,在上海生活了6年。那里有她的呼吸过的空气,看过的景,吃过的小杨生煎,去过的便利店,逛过的正大和五角场。我在距离上海1小时的地方等她来南京。

上海和南京有很多地方相像,比如梧桐树。安静的小街道,两边都是高高枝桠繁茂的梧桐。我是很享受在少人安静的树下散步,和她絮叨絮叨,相互说着过去在上海的林林总总,走个个把小时也不觉得累。媳妇很讶异我居然喜欢这么寻常的街。也不知道是梧桐成就了南京,还是上海成就了梧桐。

媳妇到上海第一件事是去吃小杨生煎。不知是上海气场和我八字不合还是怎么着的,没赶上火车已经气急败坏了,大中午的去吃那么油的生煎,还要排个二十多人的队,甚至都没座,我就又恼上了。媳妇心细,先买了莉莲的蛋挞喂了我,念想从此就种下了。

南京和上海有不少地方差异明显,比如人潮。南京城区小,交通便利,出行成本很低,人潮也是有时间规律的。上海大都市,即便有了十几道地铁人流依旧汹涌。城市的发展都会殊途同归,我期待南京有上海的今天,却不盼望南京像今天的上海。

和媳妇共同记忆是静安寺,以前那个不起眼的市区小寺庙,今时今日居然珠光宝气,俨然有种是非地之感,进去拜拜的心思也就不了了之。席间想去寻张爱玲故居,偏偏寻不着,但是她却让我见着了上海的北京西路–就像南京的北京西路。
原来这两个城市还有这样相似的同一条街。